静,亦苦亦欢

更新时间:2019-09-27 阅读量:62

安静,是一种选择。是在困苦中独善其身,踽踽独行的孤独之苦;也是独品“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菩提。”的别雅之欢。静,是一个人被时间打磨的品格。

可难忍读书之静?古人“十年寒窗无人问,一举成名天下知。”是静水流深的结果。俗人难忍宋濂“缊袍敝衣”“四肢僵劲不能动”的求学之苦。求学之路知音难觅,寒窗染雪却浑然不觉是静的苦,岁月辗转,终是“一日看尽长安花”的欣悦。

可难忍科学的静?科学的问世,需要的是耐得住寂寞的人。且看那吴俊院士,投身山洞精研引力波,洞幽烛微,领先世界三十年;又看那科学家张弥曼,杖权之年仍坚守着对鱼儿的研究,对人类起源的探索;再看那屠呦呦,带领团队日夜坚守,终以青蒿的风,吹散疟疾的阴霾……追求科学的路上,是孑然一身,是披星戴月,也是成功时的欢呼与喝彩。

在社会高速发展的今天,喧哗随着时代的潮流疯长。且看那城市车水马龙的嘈杂,市场小贩的吆喝,网络“键盘手”对“热点”的“唇枪舌战”……静已难觅。或许是社会的复杂,唤起了人们对“细节”的打磨,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能成为热翻天的焦点。静在社会的发展中掉了队。

好在,仍有人保留着静的品格。是哈佛图书馆的埋头学习,候车室日本学生的手捧书本……小隐隐于野,大隐隐于市。

或许现代,难懂“独坐幽篁里,弹琴复长啸。”的静谧。但我们仍可以在浮夸中沉淀下来,做一颗不吵闹的尘埃。